中华端砚城
端砚购买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合作在线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淘宝小店
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
公告 :

为老先生磨墨
来源:中华端砚城  时间:2014-09-14

磨墨忌太轻太重,轻则字易浮,重则粗而生沫,磨墨也要屏神静气,专心一意。

你,对的,就是扎小辫子的你,来帮我磨墨。个儿高高白须冉冉的老先生,站在书案后,笑眯眯地对着她招手。

比一本书还大的砚台,被老先生从大纸箱里搬上了案板,褐色的木匣子中掏出的是有两指头见粗的墨条。

将砚台倒上水,先生发话了:多了,倒掉一大半!这水多了磨出来的墨不醇厚。她拿起墨条,在砚台中推了起来。不对,这墨条不能斜过来磨也不能往前推。老先生捋起衣袖悬腕示范:这墨条要垂直着打圈磨,墨才浓淡适中。她竖起墨条直直地在砚台中磨了起来。老先生又发话了:不对,不要侧着腰,注意姿势,要端庄!天呐,又不是跳舞,还讲究姿势!

老先生在两米长一米宽的案板上,摊开一张宣纸,再用镇尺将纸角压上。老先生卷起衣袖,老先生理顺鬓须,老先生又正正眼镜,捋捋衣角,似出去赴宴,又似走上一个大舞台。老先生蘸墨悠然自得,老先生悬腕气定神闲。这么多年过来了,她还是记得冬日的阳光透过褚红色的窗格子暖暖地打了进来,老先生就在那暖阳中,就在文化馆那带走廊的平房里,屏息静神在一块画板搁起来的木案上:“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

为老先生磨了七天墨,尽管手很酸,尽管一直“端庄”地站那儿腰比跳舞练功还酸疼,但知道了“心正墨也正”,知道了“磨墨忌太轻太重,轻则字易浮,重则粗而生沫”,更知道磨墨也要屏神静气,专心一意。

那年那月年纪小,她不知道老先生的名声有多响。她不知道,抗日战争之时老先生在阜城振臂一呼,商人和知识分子有人出人有钱出钱,支持根据地的经济文化建设;她不知道,1941年,老先生与中共华中局书记刘少奇有过亲切交谈,与陈毅军长曾经诗词唱和。她更不知道,老先生与傅抱石、丰子恺、周瘦鹃等大师大家也是朋友,交往甚密。

那日下午,老先生说是写幅字送她,她很奇怪。书法绘画展开展的那日,来了很多头头脑脑。有位领导仰着头看着老先生的书法啧啧称好:融篆隶于行草之间,雄浑中见流畅,古朴中现娇妍!好字好字!当下有好几位求字,老先生笑微微摇头说等有时间补上。老先生今天却要写字送她,写的是“飒爽英姿五尺枪,曙光初照演兵场,中华儿女多奇志,不爱红装爱武装……”,那时好像所有的书法作品都是毛泽东的诗词。

前些日,文友告知一书画斋高价收买书法名家的作品,说是何冰生先生的书法已是两万元一平方尺。一笑,她想起了那个暖暖的冬日,那大大的砚台,那梳着小辫认真磨墨的女孩,那位早已驾鹤仙去的白须灰衫架着眼镜的老人,还有那帧这么多年来一直珍藏的“飒爽英姿五尺枪”,她摇着头笑着关上了手机。

你,对的,就是扎小辫子的你,来帮我磨墨。个儿高高白须冉冉的老先生,站在书案后,笑眯眯地对着她招手。

比一本书还大的砚台,被老先生从大纸箱里搬上了案板,褐色的木匣子中掏出的是有两指头见粗的墨条。

将砚台倒上水,先生发话了:多了,倒掉一大半!这水多了磨出来的墨不醇厚。她拿起墨条,在砚台中推了起来。不对,这墨条不能斜过来磨也不能往前推。老先生捋起衣袖悬腕示范:这墨条要垂直着打圈磨,墨才浓淡适中。她竖起墨条直直地在砚台中磨了起来。老先生又发话了:不对,不要侧着腰,注意姿势,要端庄!天呐,又不是跳舞,还讲究姿势!

老先生在两米长一米宽的案板上,摊开一张宣纸,再用镇尺将纸角压上。老先生卷起衣袖,老先生理顺鬓须,老先生又正正眼镜,捋捋衣角,似出去赴宴,又似走上一个大舞台。老先生蘸墨悠然自得,老先生悬腕气定神闲。这么多年过来了,她还是记得冬日的阳光透过褚红色的窗格子暖暖地打了进来,老先生就在那暖阳中,就在文化馆那带走廊的平房里,屏息静神在一块画板搁起来的木案上:“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

为老先生磨了七天墨,尽管手很酸,尽管一直“端庄”地站那儿腰比跳舞练功还酸疼,但知道了“心正墨也正”,知道了“磨墨忌太轻太重,轻则字易浮,重则粗而生沫”,更知道磨墨也要屏神静气,专心一意。

那年那月年纪小,她不知道老先生的名声有多响。她不知道,抗日战争之时老先生在阜城振臂一呼,商人和知识分子有人出人有钱出钱,支持根据地的经济文化建设;她不知道,1941年,老先生与中共华中局书记刘少奇有过亲切交谈,与陈毅军长曾经诗词唱和。她更不知道,老先生与傅抱石、丰子恺、周瘦鹃等大师大家也是朋友,交往甚密。

那日下午,老先生说是写幅字送她,她很奇怪。书法绘画展开展的那日,来了很多头头脑脑。有位领导仰着头看着老先生的书法啧啧称好:融篆隶于行草之间,雄浑中见流畅,古朴中现娇妍!好字好字!当下有好几位求字,老先生笑微微摇头说等有时间补上。老先生今天却要写字送她,写的是“飒爽英姿五尺枪,曙光初照演兵场,中华儿女多奇志,不爱红装爱武装……”,那时好像所有的书法作品都是毛泽东的诗词。

前些日,文友告知一书画斋高价收买书法名家的作品,说是何冰生先生的书法已是两万元一平方尺。一笑,她想起了那个暖暖的冬日,那大大的砚台,那梳着小辫认真磨墨的女孩,那位早已驾鹤仙去的白须灰衫架着眼镜的老人,还有那帧这么多年来一直珍藏的“飒爽英姿五尺枪”,她摇着头笑着关上了手机。

 

需要了解更多砚台相关知识和资讯,请关注砚台之家微信

砚台之家官方微信公众号:yantaizhijia

砚台之家,砚台资讯发布第一网。

查看历史信息

版权及免责声明:
一、对于端砚城网站原创的文章、图片等内容,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如有违法之行为,本网将保留追究权利。
二、出于文化交流目的,本网在转载国内外公开媒体报道、文章或图片时,会注明内容出处;转载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端砚城网站的立场,也不代表端砚城网站的价值判断。本网站不对其中包含或引用的信息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对于任何因直接或间接采用、转载本网站提供的信息造成的损失,本网站均不承担责任。如因使用本网站资料而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使用者应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三、如本网转载的内容侵犯你的权益,请马上联系我们,经双方沟通且确认后,本网将在24小时内把相关内容删除。

Copyright Reserved 2012-2014 中华端砚城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粤ICP备10225252号-1
特别鸣谢:肇庆市人民政府   肇庆市端砚协会    肇庆市文广新局   中华砚文化网
运营支持:端砚文化推广-网络研究小组   中华端砚城城主:守砚者
客服QQ:2939195026   客服邮箱:zhdyc100@sina.com   官方QQ交流群:85679562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交流合作 | 官方微博 | 诚信淘宝 | 砚台论坛 | 0758 | 砚台视频 | 砚台之家 | 手机版
中华端砚城 - 端砚资讯第一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