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端砚城
端砚购买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合作在线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淘宝小店
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
公告 :

砚田老钵
来源:砚台之家  时间:2015-09-09

两间寒室隐于一栋安静的居民楼下,稍不留神,就会错过去了。

我还是远远地看见了。心想,朋友引见的治砚人,这是要“大隐隐于市”么?百米之外,可就是黄山市中心最古老也最喧嚣的屯溪老街了。

室内简明扼要地摆一张大木桌子,上面堆着刻刀、砚材、报纸、电脑什么的;两排旧木架倚壁而立,一层一层地排着数十方刻好的大小砚台。墙角下还堆积着一撂撂未曾雕琢的石头,也许都是刚刚从歙县的山野间采来的砚材。

室内却空无一人。人与砚,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喊了半天,门外才闪进一人。只见他身材魁梧,短发微卷,气宇不凡,两只大手交握着放在胸前,面上挂着淡淡的微笑。

一经交谈,才发现,我们遇见的居然是砚雕艺术家叶志强先生。

他递给我的小册页上有沈鹏先生的题字:“一代名家”。

他把自己的砚雕艺术称之为:与石对话,赋石生命。

他把自己的砚堂称为:外婆家砚堂。

他号称石田,别号老钵。

老钵这个名号,引起了我的好奇。这个名号里透着老道、清绝、幽寂的意蕴,让人想起深山古寺禅房老僧。这个安于砚田勤苦耕作的人,究竟有着多么深邃内敛的情怀?

探问,他也只是淡淡地微笑。

我只好看手中的小册页——看见《名家传略》这样写道:“叶志强作品超凡脱俗,拙中藏巧。他主张作品保留自然,不雕则雕,缘石赋艺,以刀代笔,与石对话,赋石生命,溶诗、书、画、印于一体,以求达到‘天人合一’的艺术境界”。“他2001年10月参加第四届西湖艺术博览会,作品《残碑砚》荣获金奖。同年12月参加第三届工艺美术精品博览会,作品《一半晴来一半雨》荣获银奖,并载入《中国国家级工艺美术大师精品集》……”。册页翻过来,又是一串串作品、证书与专题报道。

这样一位砚雕艺术家,还有什么好问的!我唯有暗暗惊叹与老钵先生竟有如此奇巧的一砚之缘。

歙砚是自唐代以来驰名于世的,我是了解的。据宋人洪景伯《歙砚谱》记载,“唐开元年间,歙州猎户叶氏逐兽至长城里(地名),见到山溪里叠石如城,莹洁可爱,携归成砚,由此歙砚始闻天下”。歙砚以其石质细腻,发墨益毫而受历代文人所称道。苏东坡评其“涩不留笔,滑不拒墨,瓜肤而彀理,金声而玉德”。南唐后主李煜更是赞其“歙砚甲天下”。因此,我一来黄山,就想着为自己置办一方真正的“金声而玉德”的歙砚。没想到,居然遇见了歙县的砚雕名家!难道这位叶志强先生,也是宋人所载的“猎户叶氏”后人?

是与不是,都不重要。令人啼笑皆非的是,面对满屋子的砚台,我仿佛饥民掉进了米缸,一阵子忙活,忽而晴,忽而雨,大大小小地摆满了半边桌子,到底也没选出一方钟情的砚台。最后,只好把游移不定的目光转向老钵先生。

“如果只是用,这些便宜的就行,一两百元一方;如果想有收藏价值,可以看看这个!”他说着回身从架子上拿一个暗黄的竹木盒子:“这是老坑料,鱼子纹,好用又可收藏。”

此砚是一块方形圆角砚,款式简洁清雅,石料细腻光滑,色泽莹润爽目。

另有一块比这个小一号,说是同一块料做成的,亦是细长方形,圆角,仅盈盈一握,砚面造型简约,不着一字一画,只墨池如弯月,砚台如晓日,如一幅清清朗朗的日月合璧图;配的竹木盒子也好,清简,圆润,如一只木瓜。这块砚,着实让我喜欢,几乎一见钟情,尽管价格不菲,还是当即决定非此砚不取了,仿佛孤寂的书生终于遇见梦中那个婉约清扬的女子。

见我终于选中自己喜欢的砚,老钵先生亦很高兴,连连说“缘份缘份”,很细心地用报纸包了,拿透明胶带缠了好几道,然后到储物间取出一个精美的蓝印花纸袋,给我放进去。他的细致亦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老钵先生大概看出我对歙砚浓厚的热情里透着掩饰不住的浅薄,也许怀着一份治砚者本能的责任感,遂大谈砚之前世今生,义务给我普及起砚学来,说着说着不仅从柜子深处端出他高价收藏的古砚给我开眼,后来还捧出自己获奖砚雕作品供我们欣赏。

从他的砚雕作品里可以看得出,确实功力深厚,艺术风格鲜明——《奔月砚》采用龙尾山金晕石,刻砚池如满月,空中祥云缭绕,飞天舞姿飘逸,整个作品祥和美好,透着一种神秘传奇的浪漫主义气息。《梅花桩砚》则古朴奇崛,他刻金晕为朵朵蜡梅,花朵掩隐着一弯瘦瘦的月牙砚池,梅桩凹处为砚面,眉带如水波荡漾于其上,好一首“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的清绝诗篇。银奖作品《一半晴来一半雨》,是一块二十四厘米见方的砚台,他利用金星、金晕和眉纹的自然纹理和明丽色彩,巧妙构思,稍事雕琢,即成画图:砚上部的金晕自然天成,仿佛万道霞光,云层下的金星似雨瀑从天而降;中间微凹如太阳,四周刻水纹浪涛;下部砚面数道眉纹似江河水流,成为一幅绝纱的山水画卷。最喜欢那方金奖作品《残碑砚》,长方碑形,巧妙利用歙青彩带石的眉纹金晕,碑面是六条带状条石,刻大篆书,两端刻石为铁丝作捆束状,砚边的金晕似碑棱,一副风雨剥蚀的残损状,在碑的中下部稍事雕琢,刻残破凹处作砚池,整个作品拙中见巧,清简古雅,透着岁月沉香…….读着老钵的砚作,看着老钵这个人,我忽然有一种感动:这得有一颗多么甘于寂寞的心才能雕刻出这样充满生命活力的砚台!

那一刻,我好像明白了,老钵为何将砚堂置于远离闹市的小区一隅?

他一定是试图躲开市声,让自己沉醉于砚石构筑的精神桃花源里。太多的热闹,多么容易让灵魂丢盔弃甲,让自我流离失所,让艺术之路变得云山雾罩不知所踪。有的时候,我们真的需要这种隐士情怀以及他们内心深处那份轻而易举就能与世隔绝的寂寞。

老钵为自己取名号为老钵,一定有儒道互参的热望。他一面“渐渐痴迷”于对砚石文化的深层探究与高端进阶,他一面试图步步退隐到世俗尘嚣的纷扰羁绊之外而永葆一颗艺术的初心。他一面要入世以求温暖平和,他一面又要出世以求幽寂旷远。从他的砚雕作品里,你不难看出他的心灵轨迹,他的刀笔忽而急管繁弦令满石缤纷,忽而又不着片言似平林漠漠;忽而繁文缛节使花团锦簇,忽而又云淡风清叫天地空阔。

我相信,老钵刻石的时侯,一定怀着一颗老僧捧钵般的幽寂虔诚之心,以刻刀为铁笔,以砚田为画纸,耕耘不息,琢磨不止,他笔笔刻画出的其实都是他自己的内心呵——他心里的诗词歌赋。他心里的梅兰竹菊。他心里的日月山川。他心里的天地大化。他数十年如一日,执著于把自己的生命注入石中,赋予冰冷的石头以生命的温度,他自己必然也从砚石中找到了生命存在的深意。

归来,每当看到案头这块清简灵秀的歙砚,我都会自然而然地想起老钵先生。

愿老钵先生在砚雕的艺术之路上越走越远。

 

需要了解更多砚台相关知识和资讯,请关注砚台之家微信

砚台之家官方微信公众号:yantaizhijia

砚台之家,砚台资讯发布第一网。

查看历史信息

版权及免责声明:
一、对于端砚城网站原创的文章、图片等内容,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如有违法之行为,本网将保留追究权利。
二、出于文化交流目的,本网在转载国内外公开媒体报道、文章或图片时,会注明内容出处;转载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端砚城网站的立场,也不代表端砚城网站的价值判断。本网站不对其中包含或引用的信息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对于任何因直接或间接采用、转载本网站提供的信息造成的损失,本网站均不承担责任。如因使用本网站资料而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使用者应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三、如本网转载的内容侵犯你的权益,请马上联系我们,经双方沟通且确认后,本网将在24小时内把相关内容删除。

Copyright Reserved 2012-2014 中华端砚城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粤ICP备10225252号-1
特别鸣谢:肇庆市人民政府   肇庆市端砚协会    肇庆市文广新局   中华砚文化网
运营支持:端砚文化推广-网络研究小组   中华端砚城城主:守砚者
客服QQ:2939195026   客服邮箱:zhdyc100@sina.com   官方QQ交流群:85679562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交流合作 | 官方微博 | 诚信淘宝 | 砚台论坛 | 0758 | 砚台视频 | 砚台之家 | 手机版
中华端砚城 - 端砚资讯第一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