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砚城
端砚购买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合作在线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淘宝小店
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
公告 :

端砚鉴定浅谈
来源:新华网  时间:2013-11-08

先就坑口色调简介一下:老坑外观青灰微带紫蓝、坑仔青紫带红,颜色比较均匀、麻子坑石色青紫略带蓝,色泽油润,石色丰富(这是就老麻坑而言)、宋坑石色紫如猪肝,有些部位带紫红或玫瑰红,好的还有金星点,是宋坑特有的石品,闪闪发光。此外还有绿端和白端,绿端磨墨勉强可以,白端太硬太“滑”,不能下墨,更不能发墨,只可研朱磨绿。一般绿端、白端都是观赏用的,实用价值不及其它坑口,还有一种流溪石绿端,是独石。比正统绿端还差,还有冚罗蕉石、沙浦石、古塔岩、朝天岩等杂石。冚罗蕉质佳者可冒充坑仔,沙浦石有金银线者可冒充老坑,切记小心上当。此外还有端溪子石,类似鹅卵石,是长沉水底的独石,是为黑端,银样蜡枪头,中看不中用,因为珍罕,价格很贵,但石质不够大西洞的细腻。

同是一个端溪砚坑所出之砚石,由于时代不同或不同时期开采,它的色泽也不会完全相同。即使同时开采,同一个坑,由于矿脉走向不同或者采石工作面不同,砚石色泽亦有稍微差别。比如同样是老坑砚石,大西洞与水归洞的色泽就有些不同,大西洞以蓝为主,水归洞以紫为主,宋代开采的与清末开采的也大有差别。自清代开采的麻子坑也是这样,旱洞与水洞的砚石色泽就不完全一样。水洞的今叫老麻,旱洞的为新麻,价值相差十倍。

说老坑青灰而带蓝,这是就大西洞而言,大西洞石肉湿水后呈现宝蓝色,这是所有坑口都没有的色调,很容易分辨,却最难比较,因为现存大西洞石肉的大料砚材实在太少,市面看到的以水归洞为多,而水归洞则青灰偏紫。大西洞的石质比水归洞为佳,也较嫩,以指尖抚之就可分出高下,而大西洞的冰纹一般比水归的多。

行内对新出老坑的分级是石肉,底板和顶板(或叫上板)三类,据我估计都是中岩北壁或南壁石。之前断断续续也说过了,端砚自唐开采,宋代开采的为最佳,老坑在当时有上中下三岩之分,而每岩各有南北壁之别,下岩北壁石最佳,石质及价值十倍于下岩南壁石,而下岩南壁石又十倍于中岩北壁,如此类推,一方宋代的下岩北壁可抵四百方清代老坑,而一方清代老坑可抵现今十方老坑,下岩北壁石的珍罕可想而知。由于上佳之石在宋元时开采得七七八八,加上明清民国断断续续的开采时期,估计现存的老坑只属于中岩之质,某部份上佳大西洞可能达到下岩南壁石的级数,至于北壁石恐怕要在博物馆中才能找寻到了。下岩老坑石的特质是青紫而深沉,故宋人称之曰紫端黑端。到明清,下岩石没有了,只剩下大西洞和水归洞,故明清乃至今之老坑已不再是青紫,而是以青蓝为贵了,当然,是远不及宋代的下岩北壁石的了。

石肉是最佳的石材,如那数方有冰纹冻的就是大西洞石肉,底坂石较粗,抚之粗如坑仔,但毕竟是老坑,价值也比坑仔高,顶板最差,石质有干巴巴的感觉,金线很粗,粗如泥巴,不用摸,在行的用肉眼也可看出,很硬,下墨发墨都欠佳,价值不大。个人以为老麻坑的石质与老的坑仔相若,都比老坑上板石和底板石还要好些,按石质不同,价钱差异以几何级数计,故看石应以石质论,而不是以坑口论,石质好的冚罗蕉石价值就比一般的坑仔高。就一般买家来说,如不能分辨三种石质,购买时建议找在行的朋友帮忙察看,否则一般店主多数会以底坂石抬至石肉价格来砍人,反正大部分买家只听闻老坑最好,却不会分辨老坑也有优劣,更有甚者以沙浦石或白线岩来冒充,白线岩太粗,很容易被识破,但沙浦石也有金银线,上重蜡后与老坑有八九成相似,一般人根本不能分辨。但一方沙浦石的价值只是老坑的数十分之一。

老麻坑色近蓝者也多似老坑,看图片难以判断,往往用以冒充老坑,也应小心。老坑以片状结构为主,很脆,没其它坑口的硬朗,一般不作镂空浮雕,一用力就容易断折。正由于老坑是片状结构的,故同一矿脉同一位置开采出来的也可以同时存在石肉和底板石,所以有些大料的砚材,表面可以是完全的大西洞石肉,砚背却是底板,能从原料中观察出来,从而将砚堂开在石肉的那一面,将底板留作砚背,是很考制砚工匠的眼力的。略说说端砚所以发墨如油,砚材有锋,锋不是指花岗岩般的粗糙面,而是细微的石英颗粒和稍硬的微分子颗粒,老坑除罕有之外,其锋细,有青花者尤佳,故发墨细,也是它被人称誉的主因之一,能下墨的砚材不代表能发墨,桥头石、白线岩也能很好的下墨,但发墨不佳,磨出来的墨粗如泥粒。老坑发墨细,但下墨速度一般,不及宋坑,梅花。

坑仔的石质与老坑接近,近水岩矿脉的坑仔矿间或有金银线,一些不良贩家就以这些石材冒充老坑出售,不知就里的就以为有金银线的就是老坑,那就上当了,坑仔与麻子坑石质相近,但六十年代开采的一批老麻子坑却比新出的坑仔好,而好的坑仔不是没有,价格相对较贵,一般用家来说,老麻坑是比较好的选择。真正纯净的旧坑仔不多,新开的坑仔太差,我就留有一方平板的老旧坑仔玉,嘿嘿,最喜欢的就是一个“纯”字,比老麻坑还要好。是真正的坑仔石中玉啊,不要打它的主意!

坑仔的石眼较多,而以绿豆眼居多,眼有五至七重晕,大一点的鹦哥眼,直径在1cm以上,微椭圆而有晕有神者,是为八哥,眼之上品者也,在老麻子坑中较多,坑仔也有,老坑较少,而老坑有此眼者,一颗眼少说也值一千大洋,大西洞有三四颗八哥眼者,非万元以上不可,故有不少人在老坑上贴上坑仔眼来抬高价格,我就看过有高手贴眼后再以云朵雕刻来掩盖痕迹,近乎天衣无缝,不用放大镜几乎看不出裂缝。但本人对眼没多大兴趣,毕竟只是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又贵,不化算,有钱的人可以收藏也不妨。只是石眼仅装饰用途,对发墨下墨都没用处,若眼出现在砚堂上和砚背上视为下品,在砚旁与雕饰成一整体的是上品,也是考究雕刻者的功力所在,眼在砚堂上反而有碍磨墨。

宋坑自宋开采,和梅花坑一样磨墨粗,下墨快,实用价值大,且价格便宜,十吋左右的一般两三百元已可买到,相对十吋的老坑动辄要上万元化算太多了。但有一点要注意,梅花坑和有冻岩十分相似,而有冻岩的最明显特征在于常有一大片黄白色的冻,一般人未必容易分辨此二种石材,但石质则相近,混淆了也不妨,相反,有冻岩比梅花坑好看,石质也较好,价格贵不了多少。冚罗蕉有明显的环状石纹,比较容易分辨,石质也不俗,价格比老麻坑便宜,是不错的选择,对重实用的朋友来说,不必过于追求名坑,一些中档的石材反而更合适。一方九吋长方平板的冚罗蕉不过数百元,石质仅比坑仔差一点而已,值得一用。在此又不得不提防,坑仔洞如今也和老坑同一命运─「封屋」,故就是端州也有很多是以冚罗蕉来冒充坑仔的,如此还好,更甚者是一些更差的杂石。

要分辨石材之优劣和坑口,要诀有几项,一是看,以肉眼分辨石色基调,但这方法对新手来说不太容易,如果有冰纹或冻的石材还较容易看出,石色则非在行者难以目明,有冻的未必是老坑,但有冰纹的九成九是老坑(但市面有一种石品颇似冰纹,但没冰纹般通透,是呈黄白色的,这些绝非冰纹,切记切以为是老坑,这些多是新坑仔冒充的),所差不过是确认为大西还是水归而已。看石品最不准确,看石色较可靠,有关各坑口的标准石色,可参考最上面的讲述。例如金银线就绝对不是分辨老坑的特殊标识,因为麻子坑和坑仔岩也会有此石品。

“望”是第一步,看石品,看石色,看粗嫩,但用眼睛看图甚至看实物来分辨的明确性不高,行家一般也只能做到八九成准确度,我自己也只能有七八成的信心。故看以后还要“摸”,熟悉端石的人只要过手就能分辨优劣,除了手感粗嫩外,重量也是过手才能知晓,沉实者是上佳砚石的标志。因为端石上佳者多近水,近水者以泥质为上,泥质比砂质重。三是“听”,宋坑、梅花坑等粗糙石材以手指扣之有如金属之叮叮声,越清脆代表石质越差,坑仔老麻响而略沉,水归老坑嘓嘓木声,大西洞老坑则沉如无声。故端石与歙石有所不同,端石以沉如泥声为佳(在乡郊居住的朋友可以挖起田野的泥板敲敲试听,就知何谓泥声),歙石以清脆为上(王耀兄补充说千年金声易木声,看来上佳老歙砚也是木声的),缘于老坑长居水底,故以泥质石为主要成分,水云母也多,既曰泥质,当然是扣声如泥如木,沉而不响,但不是每方老坑也是沉声的,只是声沉者较佳而已,我收藏的老坑之中,只有两三方是沉声的,其余数方都是较响声的木声,但响归响,与其它砚石比较还是较沉实的,听了十数年,对这些声音也习惯了,听声重在经验,不是以为是声沉就是真的声沉的,还要独特指法来敲,毕竟不同厚度的石有不同声音,5公分厚的石就比1公分的沉,故重在经验,但对于新上手的朋友来说可能较难掌握,总之是多试多听,日子有功,自然可以分辨。提到水云母,不得不提一下,端石与歙石成分分别在水云母与绢云母的多寡,歙石以绢云母为主,故下墨快,端石以水云母为主,尤以泥质若水岩者为多,故能贮水不耗,另泥质较细密,故发墨细。如的端砚一般下墨慢发墨细。基本上端歙不可拿来比较孰优孰劣,毕竟二者的主要成分不同,窃以为老坑歙石和老坑端石都是最佳的砚材。

有关端砚的石品,端砚名贵的石品花纹,主要出现于紫色基调的三大名坑上,即水岩、坑仔、麻子坑。这些石品花纹常见的是:石眼、鱼脑冻、青花、蕉叶白、天青、冰纹、金银线、火捺、翡翠斑等等。端砚的石品花纹是端砚鉴赏的主要内容,古往今来的文人墨客有关它的诗词歌赋很多。比如北宋初吴淑《砚赋》:“滴蟾蜍之积润,点鸲鹆之寒星……玩微茫之金线,重点滴之青花”。清初无名氏《端石考》砚诗:“青花细细似微尘,蕉叶白中时隐见。空蒙雨气成黄龙,欲散不散浮水面。猪肝淡紫方新鲜,带血千年质未变,中间火捺晕如钱,半壁阴沉望似烟。翡翠朱砂非一种,斑斑麻雀点多圆……”端砚爱好者只要多看实物,多看有关参考著述,就能领略其中奥妙。

端砚的石品历代砚学家对它们都有详细的描述,在此只略谈一下其名贵的标准。石眼,经形圆色碧、晕多睛朗,似鸲鹆之眼为贵,“鸲鹆眼”指砚台上一种圆形的斑点,上有白、红、黄各色之晕纹,有的晕纹有数重至十数重,而且兼有眼瞳,看上去活像鸟兽的眼睛,故收藏界历来有“千金一眼”之称,得之乃无价之宝。老坑眼罕有,一只眼往往千元以上,一块五吋见方的老坑上若有六七眼,则在万元以上,其珍可想而知。一般宋坑上的多为死眼,要不得,梅花坑虽多眼,且大,但多没灵没睛,坑仔眼亦多,且多有睛,重重五至七重晕,可惜多为绿豆眼,大一点的可叫鹦哥眼,再大一些而有神的为上品八哥眼。眼的主要作用是观赏和抢钱,故以美为主导,有人喜欢,我却不喜爱,因为没有实用价值。眼以形状、大小、颜色来分为鹦哥,八哥,公鸡,绿豆,象眼等多种名称,以八哥最好,有晕有睛有灵的才算是活眼,有晕即是说像人眼或鸟兽眼般分为一圈圈模样的,通常有多层分明而不同的颜色,有睛指最内一重有一黑点,是为瞳孔点睛之处,有灵是说层次分明清晰,使人远观之如生物般有神,不像“泪眼”般模糊。死眼则是一个圆圈,最多只一两层色,有些个子不小,直径可达1cm以上,可惜没晕没睛没灵,一个圆圈内尽是黄白的颜色,既没观赏价值,更没实用价值。

眼在砚上的分布位置往往是评砚的价值标准之一,也很考工匠的功力,眼在砚正面的边缘部分,与雕饰浑然天成,或作太阳,或作繁星,或作鸟兽眼,是为高眼,上品;眼在砚背(底眼)或砚堂之中(低眼)是为下品。眼在砚堂的话,基本上此砚不能磨墨,眼的成分对发墨没有帮助,且只会妨碍下墨发墨,因为处理砚堂之眼,工匠一般多轻微凸出此眼,因为眼是很薄的,一般不到1mm厚度,若削至与砚堂一样低的话,眼可能就没有了,惟有削足适履,试想象,磨墨时砚堂有凹凸之位,若用力点,墨液不知溅到哪去了。

青花,“以微细如尘,欲隐欲现为贵”。青花是自然生长在砚石中的青蓝色的微小斑点,一般要水湿方能显露,青花以细者、活者、沉者佳,粗者、枯者、露者次之,而以如细尘掩明镜、墨沈濡纸者为绝品。青花与鱼脑冻同为端砚最名贵的石品之一,因二者有外观之余,更重要在于二者均有实用价值,不同石眼只会抢钱。微尘青花如尘如沙,由辉绿岩之微分子构成,密集式分布在砚上,非湿水难以察看。其质硬,与石英相若而较软,叩之无声,正因为又硬又细微,故能发墨如油,且能令磨出来的墨极细腻,好的砚匠必置之于砚堂,有助下墨发墨。有青花的端砚石质地细腻、幼嫩、滋润,故多出现在水岩、坑仔岩和麻子坑等。以上说的主要是微尘青花。其实青花有多种,有玫瑰紫青花,蛤肚皮青花,蝇头青花,鹅毛青花,蚁脚青花,还有堆在一起纠缠不清的青花结等等。

叶白,“如蕉叶初展,含露艳丽,紫气环绕,无比娇嫩,一派珍奇气象”蕉叶白又称蕉白,其特点如蕉叶初展,一片娇嫩,白中略带青黄色,最佳的蕉叶白呈含露欲滴、成片(即成半圆形)状。蕉叶白多出现在水岩、坑仔岩、麻子坑和罗蕉坑等。白与冻的分别在于蕉白是一片较虚而有形的一片白色东东,而冻则是较实在的一团混浊体,像鱼脑之色,冻的四周多有火捺包围。鱼脑冻的色泽是白中有黄而略带青,也有白中微带灰黄色的,是砚石中最细腻、最幼嫩之处。最佳的鱼脑冻应是洁白如晴云,白中带淡青色或白中带淡紫色,色泽清晰、透彻。刻砚艺人,一般都把鱼脑冻完整地保留在墨堂之中。有鱼脑冻的砚石,质地高洁,石质特别细腻、幼嫩、滋润,一般出现在水岩、坑仔岩和麻子坑。

天青,“以一片蔚蓝莹洁,如秋雨过后万里无云的天幕为贵。”天青与火捺为相对的,在紫色为主基调的端石上,出现一片青蓝微带灰白色的地方,那就是天青,在青灰或紫蓝的基调上出现紫红的石品,是为火捺,故麻子坑一般多有火捺,老麻尤多。

冰纹,“如春天之冰河化解,以冰裂之间的融线呈千姿百态为贵。”冰纹是水岩独有的石品,其它坑口一概没有,故可用以鉴定老坑。一般说来,大西洞老坑拥有较多冰纹,往往一泻而下数十条,水归洞则只会偶尔出现数条而已。冰纹冻则是冰纹汇聚,如百川归流之处的一大片,可以想象为百川回归形成的湖面,又或是大瀑布,如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纹非纹,水非水,只可以壮观形容。

金银线,“以色泽鲜活,长势优美为贵”。硬度与砚材相若,我个人认为金银线是缺憾,在宋朝几乎没有人会用有金银线的石材来造砚,但到今天,好的石已绝迹,那缺憾也升格成为富美感的石品了。但事实上,砚堂有金银线对下墨就好,对观赏也好,但对发墨而言“绝非好事”!!粗,太粗,颗粒粗糙。试想想,以不平滑的黄铁矿和石英去磨墨会有甚么效果?想象不到的话可以在地下拾一块石英来试试,一般山头多的是。

火捺,以紫红如胭脂,形如古铜钱为贵,名叫金钱火捺。火捺有老有嫩,犹如鸡血石的血有活有死,紫黑的为老火捺,下品;色紫红如胭脂的,上品;细分则有胭脂晕火捺、马尾纹火捺、猪肝冻、金钱火捺等。火捺多出现在水岩、坑仔岩、麻子坑和宋坑等。

翡翠斑,“以形状奇特,色绿浓艳的如其玉为贵”,绿如油彩的翠斑翠点各坑口或多或少都有,圆的叫翡点,条状或块状的叫翠斑,但色如翡翠的只有上佳石材才能见到。

 

需要了解更多砚台相关知识和资讯,请关注砚台之家微信

砚台之家官方微信公众号:yantaizhijia

砚台之家,砚台资讯发布第一网。

查看历史信息

版权及免责声明:
一、对于端砚城网站原创的文章、图片等内容,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如有违法之行为,本网将保留追究权利。
二、出于文化交流目的,本网在转载国内外公开媒体报道、文章或图片时,会注明内容出处;转载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端砚城网站的立场,也不代表端砚城网站的价值判断。本网站不对其中包含或引用的信息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对于任何因直接或间接采用、转载本网站提供的信息造成的损失,本网站均不承担责任。如因使用本网站资料而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使用者应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三、如本网转载的内容侵犯你的权益,请马上联系我们,经双方沟通且确认后,本网将在24小时内把相关内容删除。

Copyright Reserved 2012-2014 端砚城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粤ICP备10225252号-1
特别鸣谢:肇庆市人民政府   肇庆市端砚协会    肇庆市文广新局   砚文化网
运营支持:端砚文化推广-网络研究小组   端砚城城主:守砚者
客服QQ:2939195026   客服邮箱:zhdyc100@sina.com   官方QQ交流群:85679562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交流合作 | 官方微博 | 诚信淘宝 | 砚台论坛 | 0758 | 砚台视频 | 砚台之家 | 手机版
端砚城 - 端砚资讯第一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