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端砚城
端砚购买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合作在线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淘宝小店
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
公告 :

昔日帝王案上砚 今朝重现紫霞堂
昔日帝王案上砚 今朝重现紫霞堂
来源:砚台之家  时间:2015-07-27

相关链接

 

非物质文化遗产

 

是指各种以非物质形态存在的与群众生活密切相关、世代相承的传统文化表现形式。是以人为本的活态文化遗产,强调的是以人为核心的技艺、经验、精神,其特点是活态流变。

 

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

 

主要现身于口头文学、表演艺术、手工技艺、民间知识等领域。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重要承载者和传递者,他们贮存着、掌握着、承载着非物质文化遗产相关类别的文化传统和精湛的技艺。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代代相传的“接力赛”中,处在当代起跑点上的“执棒者”和代表人物。

 

我省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第一批(2006年发布共计39项)

 

大洼县古渔雁民间故事

 

喀喇沁左翼蒙古族自治县喀左东蒙民间故事

 

新民市谭振山民间故事

 

辽宁鼓乐

 

辽阳鼓乐

 

鞍山市千山寺庙音乐

 

抚顺市秧歌

 

海城高跷

 

辽西高跷

 

本溪市朝鲜族乞粒舞

 

辽宁京剧

 

辽宁评剧

 

复州皮影戏

 

凌源皮影戏

 

辽西木偶戏

 

沈阳东北大鼓

 

黑山县东北二人转

 

铁岭市东北二人转

 

阜新蒙古族自治县乌力格尔

 

锦州市医巫闾山满族剪纸

 

岫岩玉雕

 

阜新玛瑙雕

 

丹东鼓乐

 

金州龙舞

 

盖州高跷

 

铁岭朝鲜族农乐舞

 

岫岩皮影戏

 

盖州皮影戏

 

锦州东北大鼓

 

瓦房店东北大鼓

 

岫岩东北大鼓

 

庄河剪纸

 

岫岩满族剪纸

 

建平剪纸

 

新宾满族剪纸

 

本溪社火

 

义县社火

 

朝阳社火

 

上口子高跷

 

第二批(2008年发布共计14项)

 

建平十王会

 

北票民间故事

 

满族民间故事

 

阜新东蒙短调民歌

 

瓦房店复州双管乐

 

海城喇叭戏

 

鞍山评书

 

本溪评书

 

营口评书

 

抚顺煤精雕刻

 

岫岩满族民间刺绣

 

锦州满族民间刺绣

 

沈阳老龙口白酒传统酿造技艺

 

丹东朝鲜族花甲礼

 

第三批(2011年发布共计7项)

 

锡伯族民间故事

 

铁岭盘索里

 

长海号子

 

沈阳评剧

 

沈阳传统地仗彩画

 

阜新蒙医药

 

沈阳锡伯族喜利妈妈信俗

 

第四批(2014年发布共计7项)

 

抚顺琥珀雕刻

 

辽菜传统烹饪技艺

 

辽阳二人转

 

大连核雕

 

本溪松花石砚制作技艺

 

海城苏氏正骨

 

朝鲜族秋夕节

 

 

2014年6月,喜讯从北京传来,凭借本溪松花石砚雕刻技艺,紫霞堂主人冯军获“中国第三届中华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薪传奖”;同年,“本溪松花石砚雕刻技艺”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标志着这一湮灭了二百多年的古老工艺的再现,得到了国家权威部门的认可。对于本溪的砚文化而言,是史册上从未有过的殊荣。

 

前世篇

 

在本溪提起松花砚,人们往往会将其与辽砚混淆,其实二者有着本质上的区别。据史料记载,自明代以来,我市桥头地区便出产石砚,此为辽砚,乃区域之方物;而松花砚出身于清朝皇宫,由大内造办处制作,是皇家御用之物,借鉴瓷器收藏的概念,二者身份是官窑与民窑之别。

 

松花砚的显赫出身

 

清宫松花砚,一见便知其为宫廷用品,然而,却很少有人知道,松花砚不仅是宫廷御用,更产自宫中。

 

有史料记载,松花石产自“混同江边砥石山”。混同江即现在的松花江,据此推断,砥石山当属长白山脉。砥石山顾名思义盛产砥石。砥石,即磨刀石之意,最初的松花石(砥石)其实是作为磨刀的器具入宫的。一天,康熙帝无意中看到了这些磨刀石,见其虽弃置角落之中,却“质坚而温,色绿而莹,文理灿然”,便觉得其应为良砚之材。于是,试着制砚研墨,发现该砚发墨快且墨色油亮,书写流畅不涩,远胜绿色端砚这样的砚石,甚至许多早已名满天下的名砚也超不过砥石砚。于是,便在宫廷内设置了松花砚作,成立专司衙门从事松花砚的设计、雕制和保管。亲制御砚铭“寿古而质润,色绿而声清。起墨益毫,故其宝也。”亲撰《松花石砚制砚说》备述其事:“盛京之东,砥石山麓,有石累累,质坚而温,色绿而莹,纹理灿然,握之则润,液欲滴。有取作砺具者,朕见之,以为此良砚材也。命工度其大小方圆,悉准古式,制砚若干方,磨糜试之,远胜绿端。即旧坑诸名产,亦弗能出其右,爰装以锦匣胪之。斐几俾日,亲文墨,寒山磊石,洵厚幸矣。故天地之生材,甚夥未必尽见收于世,若此石终埋没于荒烟蔓草而不一遇,岂不大可惜哉。”

 

许多名砚也曾被某朝某代的某位皇帝“御用”,但这些砚台都是在民间雕制后进贡给皇帝的。唯有松花砚,是由皇帝亲自督导并在宫廷内雕琢完成的,因此,松花砚可称作砚中的皇族。

 

松花砚的尊崇地位

 

松花砚在“砚家族”中有着无与伦比的至尊地位。康、雍、乾三朝帝王对松花砚都十分钟爱并给予了高度评价,乾隆甚至认为,松花砚完全可与端砚媲美,甚至好于歙砚。称赞道“松花玉,色净绿,细腻温润,可中砚材,发墨与端溪同,品在歙坑之右。”他将松花砚视作“天赐圣物”,晋升其为国宝,还把祖父、父亲以及自己钟爱的六方松花砚,载入《西清砚谱》,并亲笔题写书名和序言,这在中国近3000年制砚史上是绝无仅有的。

 

正因为深受帝王喜爱以及大内御制的尊崇地位,松花砚在当时除作为文房珍玩仅供皇家使用外,还作为国礼赏赐给暹罗、琉球、朝鲜、安南等国使臣,不仅如此,在举行拜山和祭祖活动时,也会将特定的松花砚拿出来进行供奉和祭祀。而松花砚还有一项最为重要的功能——笼络、驾驭臣子,这种通过赏赐松花石砚调节君臣关系的方式,形成了清代特有的砚文化。

 

为了国家的长治久安,自入关起,满族统治者就开始了对汉文化的学习和融合。短短数十年间,康熙大帝就以其卓著的文治武功开创了全新的盛世局面。在这一背景下,以松花砚赏赐臣子,有其特殊的政治意义。首先,松花砚的用料松花石产自松花江畔长白山脉,这里是满族的发祥地,也就是所谓的龙兴之地,因此,对君臣双方都别具意义;其次,砚作为文房四宝之一,是儒学最显著的一个文化符号,以祖地之石制砚,标志着对汉文化的认同和接受;最后,康熙帝在《制砚说》中道:“故天地之生材,甚夥未必尽见收于世,若此石终埋没于荒烟蔓草而不一遇,岂不大可惜哉。”这段话以石喻人,旨在说明发现人才的困难性和重要性,表达了求贤若渴的心情,及不拘一格使用人才的用人之道。据此,松花砚被赋予了丰富的政治、文化内涵,因而那些接到赏赐的人莫不诚惶诚恐,感激涕零,以为“光耀门楣,可作传家”。

 

1713年,在举行“千叟宴”的前夕,康熙将四子胤禛召到御花园亲赐一方松花石苍龙教子砚,砚背刻有“一拳之石取其坚,一勺之水取其净”,寓意鼓励皇子知书上进。而这一举动,之后被认为是传位于胤禛的一种暗示,有了“苍龙教子砚”的故事。胤禛也就是后来的雍正皇帝。

 

松花砚的悄然湮灭

 

作为皇家御用之物,松花砚的命运自然被清廷的兴盛与衰落左右着。嘉庆时期,清朝的国力渐衰,对东北的控制与驾驭也不如以前,同时,松花石老坑资源枯竭。道光朝以后,内忧外患困扰清政府,再加上嘉庆以后诸帝少有热衷文房珍玩,游心书画翰墨者。因此,松花砚制作便在大清王朝的日渐衰落中,悄然消逝。

 

据有关资料统计,目前北京故宫松花砚藏品80方左右,其中康熙款10方、雍正款16方、乾隆款13方、嘉庆款9方、道光款1方、光绪款5方,余下皆无款;台北故宫藏品共89方,其中康熙款32方,雍正款21方,乾隆款36方,皆有御铭。据估算,目前流落在民间的宫廷松花砚不足百方。

 

今生篇

 

松花石的特点在于材质独特,色彩绚丽,造型丰富。从北京与台北故宫现藏的清代松花石砚来看,其设计与雕琢主要围绕着松花石特有的绚丽纹理展开。这些集庄重严谨的皇家气派与高雅精美的艺术风格于一身的作品,图案精美、寓意吉祥、端庄大气,令人叹为观止。正是松花砚这独特的艺术魅力,三百余年来,世人虽只闻其名,难见其身,却仍对其念念不忘。

 

松花石重见天日

 

清宫御用松花石砚的砚石来源,始制以来即为两大供石地,一为吉林,主要是带横向纹理的绿色松花石;一为本溪桥头石,主要是紫、黄及紫绿相间、黄绿相间的松花石。在较长时期里,由于松花石为御用松花砚用料,清廷对其产地严密封禁,民间无人知晓。因此,随着清王朝的灭亡,松花石也自此绝迹。然而,也正因此,在日本侵华期间,松花石资源幸运地得以免遭劫掠。建国以后,很多专家学者多次沿着松花江两岸寻找松花石,但跨越吉林、内蒙古、黑龙江三省的松花江沿岸始终没有找到松花石的踪影。直到1979年,吉林省地质局宝石分队在白山市库仓沟村偶然发现了一种绿色的泥质岩石,色绿,声脆,经地质鉴定为硅质泥晶灰岩,又与北京故宫所藏松花砚比较,确定为松花石。

 

同年,吉林省通化市浑江岸边的磨石山仙人洞也发现了松花石。1983年,吉林省地质局沿白山市库仓沟村追溯到松花江源头,终于在安图县两江镇的江边找到了堙弃近300年的清代松花石古采石厂,还寻觅到当时开采的痕迹和废弃的石料以及开采人员住宿休息的场所和丢弃的生活用品,从而印证了安图县两江镇为清代松花石古采场之一。为了进一步确认,地质部门又采集了样品与北京故宫所藏的松花砚进行比较,经过对安图县两江镇、白山市库仓沟、通化市大安三地的松花石样品与故宫藏松花砚比较和化验分析,得出故宫所藏的绿色带横向纹理的松花砚就是取材于安图县境内的绿松花石。

 

矿脉陆续被发现,这是一条蜿蜒曲折在江北岸山岭中时断时续的页状岩层。据地质学家勘查分析,这是一种海陆交替沉积的硅质泥晶灰岩,主要成分为微晶方解石、石英、绿泥石等,生成时间距今约8.8亿年,所处地质时期为元古宙新元古代的南芬组,地质学称其为青白口系南芬组松花石。由此确定了国内松花石的产地主要分布在辽宁、吉林两省,从两个古采场安图县和桥头镇的方位看,印证了《制砚说》中,砥石产自“盛京之东”的说法。

 

紫霞堂独占鳌头

 

随着松花石的重现,各地的雕刻家、民间制砚艺人及制砚企业开始了松花石砚的制作,使得松花石砚重放异彩。

 

1993年,台北故宫博物院专家稽若昕所著《品埒端歙——松花砚特展》正式出版,该书收录了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的89方清宫松花石砚图片。此书的出版,掀起了仿制清宫松花石砚的热潮,长春、白山、通化等城市,陆续有制砚企业和雕刻家纷纷效仿。在众多仿制者中,本溪紫霞堂主人冯军以其高超的“宫作”砚雕技艺和对宫廷文化的准确解读,使这一皇家珍品精准再现。

 

(上接3版)冯军能够精准地仿制清宫御用松花砚,首先得益于他的“宫作”砚雕技艺,而这就不能不提一个人——辽砚宗师陈广庆先生。陈广庆先生,天津人,生辰不祥,卒于1961年,早年入清宫造办处,专业石雕、制砚。1924年,末代皇帝溥仪被驱出宫,随之被遣散的陈广庆出宫后早知,辽东桥头有松花石可制砚,便集合数名宫廷匠人来到本溪,以制砚为生。此前,桥头出产的辽砚形制粗犷,做工粗糙,陈广庆以其精湛的技艺对辽砚进行了颠覆性的改良,将宫廷砚与民间砚完美结合,形成了辽砚的独特风格,开创了辽砚发展新纪元,被视为辽砚制作宗师。正是当年陈广庆将宫廷制砚技艺带到了本溪,才为日后御用松花砚的成功仿制打下了决定性的基础。

 

冯军爱砚,稽若昕的《品埒端歙——松花砚特展》令他如获至宝。在对《品埒端歙》详加研究后,冯军发现,书中所载89方清宫松花石砚的石材在桥头都可找到,便产生了仿制的念头。冯军因爱砚而藏砚,进而学习制砚,因此,冯军在学习砚雕技艺之前已经对砚文化研究多年,有了丰富的理论、文化积累,再加上他自幼酷爱书画,喜读书,国学底蕴深厚。正是由于数十年中国文化的浸润,使他的砚石作品古朴自然、意境深远,具有浓郁的书卷气,形成了俊美古雅的独特风格。也正是由于熟知中国文化,使他在仿制御用松花砚时,有了自己独特的视角。冯军认为,工艺品最重要的价值在于它所承载的文化内涵;“清宫御用松花石砚”的与众不同之处全在“御用”二字,正是这两个字所包含的中国皇家文化,决定了松花砚的独特形制。于是,冯军从文化入手,研究清代皇家器物的规矩形制、纹饰图案、避讳禁忌,再结合《品埒端歙》所载,从线到面,精雕细琢,力求精准完美,形神兼备。就这样,一方方精美的松花砚在他的刀下诞生,直至89方清宫御用松花砚高仿重现。

 

这89方高仿清宫松花石砚完成后,冯军心里还是不托底,毕竟没有见过实物,仿制得是否精准还有待证实。2007年,市清宫御用松花石砚考证组赴台,将冯军所制十方高仿清宫松花石砚带到台北故宫博物院进行学术交流。得到了海峡对岸专家们的赞叹。《品埒端歙》一书的作者、清宫石砚研究专家、台北故宫博物院器物处长稽若昕评价道“紫霞堂的砚制作工艺,已不在昔日宫作之下”。这意味着,失传了200多年的宫廷制砚绝技,在辽东这块神奇的土地上得以复活。

 

2012年5月,在深圳举行的第八届中国(深圳)国际文化产业博览交易会上,名家荟萃,佳作云集。在砚类展品评比时,全国最好的工艺美术师和他们最优秀的作品都在翘首观望,等待着本届文博会的最高奖项“中国工艺美术文化创意奖——特别金奖”花落谁家。最终,来自本溪紫霞堂的《松花石砚100珍》以其雍容华贵的王者之风,在参展的端砚、歙砚、洮河砚、澄泥砚、易水砚、贺兰砚等名砚中胜出,摘得桂冠。有着皇家血统的松花砚终于再度登上中国工艺美术的最高峰,赢回了曾经的尊崇。从而改写了,关东没有名砚的历史。

 

非物质文化遗产就像珍品兰花,无比美丽却又无比脆弱。因为每一个非遗项目,都是人类智慧和文化的结晶,却往往因不能再适应社会需求而湮灭在历史的长河中,因而格外值得我们珍视。清宫御用松花砚也是如此,它因康熙大帝的慧眼识珠而诞生,注定了它出身的高贵;它由御前供奉的顶级砚雕大师精工细作,注定了它品质的优异;它供皇家御用旁人不能染指,也注定了它必将随着清王朝的覆灭而消逝。所幸,我们有冯军,有他对传统技艺的孜孜以求,有他对砚石文化的不倦探索,才让“清宫御用松花石砚”这枝绚美的昔日之花,重新绽放。我们希望,这世间多一些“冯军”。

 

需要了解更多砚台相关知识和资讯,请关注砚台之家微信

砚台之家官方微信公众号:yantaizhijia

砚台之家,砚台资讯发布第一网。

查看历史信息

版权及免责声明:
一、对于端砚城网站原创的文章、图片等内容,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如有违法之行为,本网将保留追究权利。
二、出于文化交流目的,本网在转载国内外公开媒体报道、文章或图片时,会注明内容出处;转载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端砚城网站的立场,也不代表端砚城网站的价值判断。本网站不对其中包含或引用的信息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对于任何因直接或间接采用、转载本网站提供的信息造成的损失,本网站均不承担责任。如因使用本网站资料而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使用者应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三、如本网转载的内容侵犯你的权益,请马上联系我们,经双方沟通且确认后,本网将在24小时内把相关内容删除。

Copyright Reserved 2012-2014 中华端砚城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 粤ICP备10225252号-1
特别鸣谢:肇庆市人民政府   肇庆市端砚协会    肇庆市文广新局   中华砚文化网
运营支持:端砚文化推广-网络研究小组   中华端砚城城主:守砚者
客服QQ:2939195026   客服邮箱:zhdyc100@sina.com   官方QQ交流群:85679562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交流合作 | 官方微博 | 诚信淘宝 | 砚台论坛 | 0758 | 砚台视频 | 砚台之家 | 手机版
中华端砚城 - 端砚资讯第一网